465971581
057-256709395
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摄影业务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迫不及待地向中国表明态度_pg电子

本文摘要:[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洋]尽管距离台湾地区领导人议会选举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早已迫不及待地向中国表明态度了。如果仅有从阐释来看,只不过是安倍副首相向中国政府就台湾问题展开积极主动表态,但如果仔细分析2012年底再度兼任副首相以来,安倍晋三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历次会晤的内容,那么这样一句表态就别有诗意了,特别是在当前中日关系大大深化发展的大背景下。

日本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洋]尽管距离台湾地区领导人议会选举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早已迫不及待地向中国表明态度了。10月23日,参加日本德仁天皇“继位礼正殿之仪”的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在会晤期间,安倍副首相说道了这样一句话,“日方……愿为处置台湾等脆弱问题,与中方一道,强化顶层设计,维持高层恋情势头,共同努力建设美丽人与自然、面向未来和充满活力的日中关系。”如果仅有从阐释来看,只不过是安倍副首相向中国政府就台湾问题展开积极主动表态,但如果仔细分析2012年底再度兼任副首相以来,安倍晋三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历次会晤的内容,那么这样一句表态就别有诗意了,特别是在当前中日关系大大深化发展的大背景下。

自2012年较低至今,安倍晋三共计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展开了17次交流(还包括月会晤、通话、结尾会晤;交流对象目前有国家主席、总理、副主席),其中只有4次主动提到台湾问题:第一次是2017年7月8日,在与习主席的会晤期间,安倍提及“日本在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中阐述的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没变化”;第二次是2018年5月9日,与李总理举行会谈时,安倍提及“日方将按照日中联合声明的规定,仅同台湾维持民间往来”;第三次是2018年9月12日,与习主席会晤期间,安倍回应“在历史和台湾问题上,日方坚决在两国政治文件中证实的立场,这一点没任何变化”;第四次则是10月23日,与王岐山副主席会晤上,安倍称之为“日方……不愿处置台湾等脆弱问题。”当地时间2019年10月22日,日本天皇德仁在东京皇宫宣告继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夫人安倍昭惠参加仪式。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回国东京参加庆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安倍副首相在有所不同的时间点就台湾问题展开表态,或许没什么什么尤其,但若融合当时中日关系的具体情况,那么每一次表态都不是有心的,似乎都是为了向中方展现出诚恳,前进中日关系提高。安倍副首相第一次就台湾问题表态是2017年7月,尽管目前学界和新闻界对本轮中日关系开始提高的接续时间有有所不同的辨别,但毫无疑问的是,2017年5月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带领的代表团参加完了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中日关系提高的速度显著减缓,而安倍晋三主动就台湾问题展开表态,毫无疑问需要减少彼此间的政治相互尊重。某种程度,安倍副首相第二次就台湾问题表态,是在李克强总理采访日本期间,而2018年10月,安倍晋三构建了再度离任以来的首次中国月采访,所以他在5月和9月两次就台湾问题向中国国家领导人表态,既是为给自己的访美营造不利氛围,也是为了向中方展现出提高两国关系的诚恳。随着明年1月台湾地区领导人议会选举的邻近,安倍副首相再度主动就台湾问题表态,则是为了让中方安心,不论谁被选为都会秉承一个中国原则。

通过安倍晋三4次主动就台湾问题表态,只不过几乎可以显现出,台湾对日本而言一直是一枚棋子——中日关系走低的时候,日本将台湾作为谈判筹码,通过打“台湾牌”来更有中国的留意;中日关系走高的时候,台湾则被日本竹竿在一旁,无意漠视。安倍副首相先后4次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都是在中日关系提高发展的进程中,这只不过也指出了国家利益总有一天是第一位的,台湾与日本的关系不过是中日关系框架下的一种民间关系,而台湾民进党和蔡英文当局的一些内亲日、媚日措施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除了就台湾地区领导人议会选举传达自律外,安倍副首相更加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向中方展现出提高双边关系的诚恳,构建精研主席对日本的首次国事访问。

当前,中日关系显然呈现大力向好的提高势头,但潜在的阻碍因素也仍然不存在,这也许正是精研主席“原则”表示同意受邀明年春天对日本展开国事访问的原因。比如,在今年台湾地区的“双十庆典”期间,日本派遣了200人的大团回国台,其中国会议员高达30多名,而在10月10日当天的庆典集会中,就有还包括自民党议员在内的“日华议员恳谈会”旗号显眼的“日台友好关系”横幅参与集会。因此,安倍副首相在与王岐山副主席会面期间,主动就台湾问题大力表态,也是为了给中国不吃定心丸,防止因台湾地区议会选举、蓝绿竞争之小,错失精研主席访日、深化中日关系发展之大。

当然了,安倍晋三表态的背后或许也包括了为此前国会议员回国台不道德谋求协议书的目的,即某些国会议员的不道德无法代表安倍政权的政策,即使他们从归属于自民党。安倍晋三在台湾地区领导人议会选举前的表态固然有一点认同,但自民党内的“亲台为首”势力仍然不存在,这就必须安倍有所作为。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至今,日本政界,尤其是自民党内部一直有“亲台派势”力的不存在,比如安倍晋三的胞弟岸信夫,他就是日本版“与台湾关系法”的最主要推动者,并且仍然蠢蠢欲动,还有如上提及的“日华议员恳谈会”等。诚然,作为副首相的安倍晋三无权干预国会议员在台湾问题上明确言行,但如果从自民党总裁的身份而言,那么他几乎可以对自民党国会议员展开约束。

时至今日,日本“亲台为首”政客重复鼓捣出来的一些小动作看上去很有声势,甚至让民进党和蔡英文当局以为“日本知道与自己同心”,但每到中日关系的最重要时刻,则不难看出日本人还是有具体明晰的辨别。2011年9月,蔡英文与安倍晋三问候。图自网络实质上,自蔡英文上台这几年,民进党和台湾当局向日本展现的亲日、媚日不道德并不少:2016年11月,台湾“农委会”在3天内举行了10场听证会,内容就是推展构建被禁日本不受核污染灾区的食品,而蔡英文当局的目的就是为稳固与日本的关系;2017年4月,时任台南市宽赖清德找到日本工程师八田与一在台南的铜像被“发狂”后,之后立刻向日本方面汇报;同年8月,台湾“法律院长”苏嘉全访日期间,提倡“台日关系如夫妻”;2018年8月,蔡英文当局“派驻日代表”谢长廷在网上发文称之为,台湾内部的“中国政党”不断扩大台日对立矛盾,并回应在台湾另设“慰安妇”铜像毁坏台湾与日本的关系;2018年12月30日,由日本主导的“横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生效后,蔡英文当局再度传达了期望重新加入的意愿,但却被日本政府无情地拒绝接受了,理由就是台湾没被禁日本不受核污染灾区的农产品进口。

安倍晋三

因此,笔者倒是期望安倍晋三需要尽快管住自民党内“亲台为首”势力,不想他们胡作非为,却是这对日本好,对台湾也好——需要让那些内亲日、媚日的台湾政客尽快醒来时,别因他们而落得了台湾的幸福前程。最后,通过安倍晋三此次主动在台湾问题上传达自律,也期望台湾当局今后在处置与日本关系上,需要多点理性,较少点感性,多培育些“闻日为首”,较少倚赖些“亲日派”。上世纪70年代初,日本政府受到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雷电访美的影响,自由选择迟至美国与台湾当局“建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要告诉在此之前,日本政府对台湾蒋介石当局是十分反对的,反对力度甚至多达了美国。

然而,建交与断交就是在顷刻之间的切换,并没给台湾留给任何心理准备的时间。因此,在当前中日关系提高势头大大向好的大背景下,台湾必须寻找自身在东亚政治经济格局中的准确方位,不要有任何天知道幻想。

民进党和蔡英文当局若仍然以意识形态为优先,那么只不会落得台湾未来的发展。期望安倍晋三的这次表态,需要让台湾那些内亲日、媚日分子从梦中醒来时,认清形势、明白孰远孰近。


本文关键词:中日关系,台湾,表态,pg电子

本文来源:pg电子-www.xuezikeji.com